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炫儒(陶其骖)艺术馆

让心灵的声音荡回大地,让理想的翅膀飞上蓝天

 
 
 

日志

 
 
关于我

陶其骖、又名陶炫儒、字天成、号清风斋主。职业书法家、工诗词。专业从事书法研究、创作和教学。驻华使馆国礼书画师、中国书画学会副主席、国家人事部中国人才研究会艺术家学部委员会委员、中国碑赋文化工程院《中华辞赋社》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江西省诗词学会会员、南昌市诗词学会理事、中国散文学会写作中心创作员、《东方书画人物》杂志书画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诗文学会终身会员、《中华艺术名人榜》创始人及圈主、《中华艺术》电子刊总编。书法每平尺3800元。手机:13607918581。

网易考拉推荐

【乐天雅士每周诗词一评(5)】柔儿《翠楼吟·盼》赏析  

2011-11-21 14:13:44|  分类: 雅士艺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篇词:评论赏析诗词是比较难的,因为评论者不能完全领悟作者的原意。再则,评论者是根据自己的理解去解读作品的。所以,评论总会有一些谬误。还请柔儿多多宽谅!柔儿在诗词方面有较深的造诣,这篇词也许不能代表她最好的水平,但也足够能窥探她的写作技巧。下面就柔儿的《翠楼吟·盼》,遂作一浅析,所评之语,纯属个人的理解之意,也许不能完全剖析作者的原意,恳请作者和读者仅予参考并予谅解!

 

柔儿《翠楼吟·盼》赏析

 

词例:《翠楼吟·盼

查看原文http://yxyuzhengli.blog.163.com/blog/static/1857273322009110415511/


雾笼寒芳,霜凝冷艳,啼鸦扰耳声楚。枯藤缠老树,瑟风里、凭窗人苦。青丝飞舞,叹鬓雪银花,谁之怜护? 愁千缕,默然哀念,芳华虚度。           懒诉。无语悲思,怅夕阳斜照,寂寥如故。忽谁家怨曲,更添憾、寻无回路。心随晨暮,恨魄似游丝,飘归何土。天涯处,可轻尘痛,绝闻啼宇?

 

乐天雅士赏析

               盼,这是每个人都有过的体验。盼,既是每个人的一种牵挂;也是每个人的一种期待;更是每个人的一种希冀。当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不由得让人从心底里涌出一种思念,继而产生一种共鸣。当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也许就已经知道了下面文字所要叙述的内容。

              上片:“雾笼寒芳,霜凝冷艳,啼鸦扰耳声楚。”烟雾笼罩着寒气和芳香,凝固了的白霜侵袭着花草,使得花草在这寒冷中散发着暗香,透出了一种素艳和淡彩。鸦叫声惊扰了大地,穿入了人们的耳膜,显得是那么的凄楚。“枯藤缠老树,瑟风里、凭窗人苦。”枯了的老藤紧缠着老树,在瑟瑟的寒风中无奈地相互依偎着。这时,凭窗望着外面萧瑟的景色的人,显得是那么地惆怅和凄苦。“青丝飞舞,叹鬓雪银花,谁之怜护?”青丝在从窗外吹进来的寒风中飞舞,恍若鬓发如霜尽染,谁知我心,又有谁会爱怜,又有谁会守护在身边?“愁千缕,默然哀念,芳华虚度。”千丝万缕的忧愁,黯然神伤,不由得心生哀叹与思念。心想,这美好的青春年华难道就这样虚度?

              下片:“懒诉。无语悲思,怅夕阳斜照,寂寥如故。”此时向谁倾诉?也懒得与人诉说。一个人默默无语地独自悲伤,独自思念。淡淡的夕阳斜照进来,仿佛也显得是那么的惆怅,那么的苍白。这时,更觉得心里透出无奈,心情依然如故。“忽谁家怨曲,更添憾、寻无回路。”忽然,不知从谁家传来阵阵幽怨的曲子的声音,这更加增添了斯人的思念,忽然觉得生出了一种深深的遗憾。或许,此事就意味着一去不复返,再也寻找不到回头的路了。“心随晨暮,恨魄似游丝,飘归何土。”心随晨暮消逝,恨自己的魂魄像游丝一样地摇摆不定,飘忽不定。心归何处?又该到哪里去找到心有所寄、心有所托,心有所依,心有所属的地方呢?“天涯处,可轻尘痛,绝闻啼宇?”天涯两处,劳燕分飞,内心的疼痛连飞尘也在随着震动。是否此时连鸟声都听不到了呢?沉浸在极度无控的心境之中,难以自拔。

             这首词讲述了一个故事,一个虚实相间的故事,也许是虚构,也许是写实。词人为我们描画了一个生动而凄美的场景:一个即凄楚又悲凉,让读者看到了一个既孤独又寂寞的女子,独守在家,倚靠于窗,冥思苦想,揪心守望的情景。是牵挂,是担心?是思念?是遥寄?是失恋?是长别?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百种心情,万种思绪都交织在一起,难解难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女子是在“盼”。她在盼谁?毫无疑问,她是在她的盼心上人。

             全词写景与写情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萧瑟的景象较好地衬托了词中主人的心境。情景交融,相得益彰。凄凉孤独的主人哀念的心情,被表露得相当充分。望着窗外的景象,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苍凉。天已冷,树已老,藤已枯,花已谢,人已去,心已凉。乌鸦的叫声,深深地刺击着耳膜,更增添了一丝丝内心的痛苦和惆怅。不由得心生担忧,青春韶华难道就这样轻易消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难道就这样在孤独的等待和盼望中老去?直到满头冰霜,还有谁能陪伴自己?又有谁能爱护自己?对虚度年华的可怕,对独守空房的恐惧,对未来生活的担心油然而生。由于对景色有较多地描绘,实景较好地烘托了主人的情感。心如所看到的景象一样凄凉,情不自禁地想到了许多,思绪万千,千头万绪,百感交集,万般无奈。纵然千言万语,也不能表达此时此刻复杂的心情。词人借景抒情,景入情中,情入景里,情生于感,感生于忧。在主人的眼里,景是多余的,在景中,主人也是多余的。既然是多余的,自然就生出了许多忧愁和担心。身如游丝,飘忽不定,寂寞如故,未知前程。身随日月使转,心随朝夕交替,不知何处是归属。用“鸦啼、枯藤、老树、鬓霜”来衬托人之哀怨,直面残景,直面人生,远胜于平铺直叙。用词用句无不与情景结合,自始至终贯穿了一根主线。这根主线就是由“盼”所产生出来的思想情感。景为情务,情为景发。在这样的苍凉的季节里,迟迟不见心上人归来,,是变心?是远离?是死别?是失恋?这一切似乎更增加了她的愁思。旧欢新愁一同涌上心头,使她备受煎熬。

              纵观全词,一个“怨”字贯穿了始终,溢于言表。折射了主人的无限寄托。这种“怨”都是由爱引出,衍生出了恨,由恨生悲,由悲生痛,由痛生憾,由憾生念。看似悲怨,实则“断肠”。词人用了近乎所有刻画由“盼”所能用的语言,极尽全力刻画人物内心世界,让读者感受到了与之共鸣的心情。这就是古典诗词中一种常用的写作手法——无理而妙,即将人物的复杂感情和心态融入到情景当中。在常情的描写中,从而将感情表达得更加深刻。

             此词稍感不足的是,  当读者读了全词后,稍稍有点朦胧或疑惑。主人到底是失恋,还是别离?或是心上人的移情别恋?或是已经永别?主人盼什么?为什么盼?这里没有交代清楚。 “忽谁家怨曲,更添憾、寻无回路。”是谁寻无回路?是自己,还是他?是他变了心再也不会回头?。“青丝飞舞,叹鬓雪银花,谁之怜护?”这句有点矛盾,既是青丝飞舞,又何来感叹鬓霜白发?“天涯处,可轻尘痛,绝闻啼宇?”“可轻尘痛”不如“可随尘痛”更贴切些,虽然是一字之差,但更能准确地表达词意。

             此词较好地抒发了由“盼”而带来的痛苦和忧伤,准确地表达了所要表达的思想情感。通篇透出了一种哀怨,让人生发一种同情和共鸣。语句较为通顺,结句较为自然,意境较为深沉,情感较为丰富。是一篇较为成功的作品,值得肯定。

   

                          

 

 

—————————————————————————————————————— 

【乐天雅士】:      陶其骖、又名陶炫儒、字天成、号清风斋主。知名书法家,专业从事书法研究、创作和教学,兼及中国古典诗词研究和创作。国家上市艺术家,中国书画学会副主席、国家人事部中国人才研究会艺术家学部委员会委员、中国碑赋文化工程院《中华辞赋社》会员、江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江西省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写作中心创作员、《东方书画人物》杂志书画专业委员会委员、《诗文杂志》终身会员、《中华艺术名人榜》创始人及圈主。曾任诗词杂志编辑和全国诗词大赛评委。

            诗词作品在国家文化部、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散文学会、人民日报文艺部等分别主办的全国诗文大赛中多次获二等奖及优秀奖。在各种报刊上发表诗词300多首,20首诗词收入《中国当代千家诗》并入编多种《诗词专集》。
            名字及传略被辑入《世界名人录》、《中国当代名人录》、《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国际人物辞海》、《中国专家人名辞典》。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